【公告】“碧海2011春天征文大赛”,美文作家签名书赠送进行中。。。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麦当劳优惠券

渭波简介、诗观、创作札记、部分代表作

渭波简介:
========

渭波,本名郑渭波,1963年出生于朱熹的故乡——赣东北山青水秀的小山村。系中国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上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饶市文联常委、上饶县文联主席。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绿风诗刊》《诗潮》《中国诗人》《中国作家》《作家》《青年作家》《山花》《南方文学》《北方文学》《中原文学》《滇池》《创作评谭》《萌芽》《文学青年》《星火》《当代诗歌》《银河系诗刊》《散文诗》《上海诗人》《诗林》《诗人》《诗评人》《稻香诗报》《新大陆》《诗选刊》《飞天》《岁月》《作家视线》《文学与人生》《燕赵诗刊》《新诗代》《中国风》《情诗季刊》《北京诗报》《谷风诗刊》《诗沙龙》《华语诗歌》《大地诗刊》《芙蓉锦江》《谷风诗刊》《科学诗刊》《作品》《天涯》《界限》《华夏诗报》《常青藤》《第三条道路》等海内外二百多种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一千三百多篇(首)。部份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年鉴》《中国新诗90年: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百年中国新诗流派作品金库》《当代青年爱情诗选》《江西文学作品选》《诗江西》等五十多种海内外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选集或丛书。个人小传被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等多部辞书。有二十多篇(首)作品在《文学报》等知名报刊杂志征稿大赛中获奖。2006年1月,荣获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首届上饶市优秀文学艺术奖”最高奖。著有《渭波诗歌精选》等。



(上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渭波)

渭波诗观:


========



1.真正的诗人是在剑锋上行吟的人。
2.真正的诗人是拥有良知和爱心的人。
3.真正的诗人是对生命终极关怀和悲悯的人。
4.真正的诗人的心声是永不褪色的。
5.真正的诗人就像夹在阳光底层的飞鸟,疼痛地坚韧地寻觅灵魂的栖地----人类真正的家园。


6.真正的诗人内心的血脉必将汇入浩涌的历史江海。



渭波创作札记
============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对每个活着并活动着的人来说,总是伴随着来自自然和人为的浮噪和伤痛,狂欢的仪式或喧炒的场景,上上下下,远远近近,多多少少,长长短短,大大小小,沙尘一样渗漏在高高低低的台面和晃荡头脑的手脚,以及真真假假的梦境、幻影、血和泪。对每个仍在人生旅途上摸索前行的写作者来说,总是在拥有内心“自由”的同时失去了躯壳原有的打开或关闭的栖所。

我就像路边的一片落叶,总是在越来越寒的某种“风向”中翻折所谓的时代与人世的某些“风景”。

一些曾有的真善美已消散在茫茫的时空,我却目睹了更多的有力无力的人挤攀在某些滑动的梯子上,沉重地压向是非难说的漫漫岁月之路途......
诗是什么?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这对每一个写诗的人来说是要认真深思的问题。我一直认为:诗的“唯一”(“排它”)性才是诗人的根本出路,也才能真正显露诗人的创作个性和才华!现在,有的诗人总是跟着所谓的中国诗坛潮流转“呼拉圈”,作品欠缺“唯一”的艺术个性,要么游弋于“口语”,要么“故作多情”,要么“拾人牙爪”......

在我看来,众多诗人虽然写了不少诗,但真正意义上的好诗又有几首?又有几首诗能真正感动大众的心魂,抑或深入更广阔的读者的心野?光靠哥们义气,光靠相互吹嘘、炒卖炒买,或小圈子排队、插队、挤队,生怕出不了所谓的“诗名”,这不得不让我深感悲哀!在诗歌的历史长河中,只有那些有较高的人格修为并用一颗博大的心灵去思索与写作的诗人才算得上是诗人,因为他(她)们的身心真正融入了真善美的诗境。


我认为,一个写作者若要有所成果,并在创作道路上坚韧地前行,必须具备10个方面的条件:1、天赋——聪慧,资质拨萃,从小对文化艺术具有亲和力,兴趣浓厚;2、学识——不断积累和汲取文化艺术知识,厚积薄发;3、境界——胸襟开阔,境界高远;4、“三心”——信心、苦心、恒心;5、修为——人格品行修为、文学修养、写作基本技能修养;6、良师——“三人行,必有我师”、古今中外经典书籍(书籍是最好的老师)、在文学创作上取得成功的名家;7、环境——社会环境、生存环境、生活环境;8、阅历——人生经历、生活阅历、社会阅历、生命体验;9、个性——艺术个性、语言个性、思维个性,对事物的独出心裁的观察力、洞察力。作品要有“唯一”性;10、机缘——把握良机,机不可失,有心则缘。每一个条件都与写作有着密切的联系。


诗到诗心为止。这是我对诗最根本的理解,也是我在自已的诗路上一向遵循的最根本的创作理念。这“诗心”是人格的修为,是文化学识的长期积累,更是对生命、生活、事物的独到感悟;这诗心,是人类共同拥有或共同向往的真善美,是真诚、真情,是真心。谁在写作的梯子上看到了人类的人文之光,谁就拥有继续攀援生命并提升生命高度的可能。真正的诗人是永远向前流动的生命之水。这生命之水所流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真善美的意境,永存的踪迹。”



我在学诗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快三十年了,虽没走出多远,但我从不盲走。我珍爱自已的“唯一”的影子,因为我还在路上,因为我看到了路前面的唯一的星空。


-----------------------------------------------------------

渭波诗歌代表作(第一辑)



《冬天:一场雨》




这场雨
这场摆脱了山林瓦屋 老井的
寒雨
已经来到坐北朝南的城市
在刚刚打开的一扇窗口和
刚刚断电的两根电线之间
来回晃荡

这场雨
这场贴进冬天不断发冷的雨
已经在我眼前展开就像刚刚挂在我书房的
一幅水墨
刚刚挡住了
一枚钉子挡住了
一枚钉子挤压过的空间

这场雨
这场什么也摆脱不了的雨
就这样来了......

(原载《诗刊》2006年第11期上半月刊。入选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6-2007年合卷)

《一个人老了》

一个人老了
老在歇脚的路上
折好的身子
从里向外翻出

一个老了的人就这么与一朵野花一双布鞋产生了
咫尺的距离
用最后的几根肋骨横切土坡
用灰暗的瓦片擦洗十指

一个人真的老了
老在红叶飞散的村庄
深远的旷塬
张开了秋天和它的倒影

(原载《诗刊》2007年第11期上半月刊)


《经过》

秋天了
我经过码在老城的老墙
将移动的身子移向现代的废墟移向
一片落叶
一片摆脱枝桠的血脉

也许一片落叶经过了老墙和它的阳光
也许一片阳光涮下了比老墙更老的阴影
也许一片阴影闩在家园的门背

我只是抬了抬不多的手脚
轻轻地经过
经过那翻开什么又包藏什么的一瞬时空

(原载《诗刊》2007年第11期上半月刊)

《火车经过乡下》

     
火车经过乡下
一列列经过

火车总是半开着窗子
叫喊

叫喊弯身劳作的乡下人
叫喊那些侧身望天的人

火车就这么经过上下不安的村庄经过
许多稻谷里的日子
运着似乎相同的路
不断打磨更多的铁器和它的内心

在乡下,火车的声速就像锋利的柴刀
反复砍着细小的树木
以及与树木有关的

门坎

我一直面对火车
我已习惯了
团在篱笆的生活
并且常常收紧一再贫血的
耳根

(原载《星星诗刊》2009年第3期上半月刊)


《青蛙》

一滴雨
带来一场雨
一场雨
带来另一场雨

雨在池塘叫醒泥地
叫醒死去的东西
因为乡愁
雨还在田野举起季节的声音
让诗人的笔尖徐徐犁出
千千万万的故事

这种时候
一枚软石与一群软石
正在活动
就像雨
一步步散发那些拱破寒夜的歌谣

许多事情活动时都很精彩
一滴雨
有没有静立的家园
只有回到暖处的石头最明白

(原载《星星诗刊》2005年第2期上半月刊)



《惊蛰》


过去的天
移来众多的云
云黑到窗口
阳台

就生雨
就有闪闪的声音
扯动

高处的城市
低处的乡村
那些红上去白下去的风景
以及在风景内部左右游刃的口舌

这是农历的节气
有看天的脸
有着泥的脚

有死去的心
活在

花草虫鱼飞禽走兽出发的地方
有扩散的阴影
穿越

镜子与镜子的反光

天底下的路线就这么平平仄仄了
浮云里的江山就这么无限了

(原载《星星诗刊》2005年第2期上半月刊)

《落在身后的生活》

这样的时代
要做的事情悬在空中
要想的事情积在地面

一些人
掮着相同或相似的梯子
四处寻找支点攀爬
简单的动作
过程却十分艰难
一些人
向上的手臂长了
向下的脚板薄了

这样的时代
酒杯碎在梯背
茶水浅在舌尖
落在身后的生活
来不及清理
夜就白了
昼就黑了

这样的时代
我的笔被一些人牵引
亮出了与梯子无关的本色
直立在生活的层面

(原载《诗刊》2002年第11期下半月刊。入选花城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发行的《2002——2003中国诗歌年选》)



《旷野》

一只鸟飞走了
又一只鸟飞走了

高压了的电线
在落红依旧的地方
将空栖的音符拉起
弹向

村庄里面的村庄
城市外面的城市

这是残阳握别门背时
我所见到的一种画面
曾经的光芒
斜动远山
擦洗近水
以接近熄灭的热烈
蒸发出树林或草丛的黑暮

黑暮边缘
正在充电的事物正在模糊
消……失……

一群鸟飞走了
又一群鸟飞走了

(原载《诗刊》2002年第11期下半月刊)

《荒火》
蠕行在秋天的脊面
我们点燃荒火
秋天就这样熊熊烈烈
鞭向黑土

哗变了的风
急急地移位 反复地位移
枯草败叶又一次泣殁
这使我们不难体会到
火焰内部的炽度 以及
扩张的
活力

与荒火相向而逝的河
我们的母亲河 荷弹秋歌
提醒我们
一步步走出——
矮小的家园

我们以雁或水的态势
跨过先人的
境界

我们的先人
围火而居
举火而猎
此时 躬在火的边缘
亲昵地观望我们

而此时我们成熟
如粒粒谷子
落地生根 并且开口说话的
谷子

(原载
《绿风》诗刊  2007年第三期“网络诗歌精品专号”)


《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谁会想到:刀子沿着田埂
割除了一些杂草后
便剁下了自已的薄影


这是否暗示----太久的道路
需要重新清理
就像刀口 我们常见的轻伤
带出内心的痛


是的,谁会在意:正在穿越城乡的田埂
谁会面对杂草握紧了刀子


因为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因为我们的痛翻出了众多的刀口


(原载《芙蓉锦江诗刊》2006年创刊号。入选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6-2007年合卷)

《春天的裂片》



1
生活在小城
生活在深长的巷子里
我像一块侧身淋雨的灰砖

平直的棱角指向春天
指向

春天后面动荡着的半壁城楼

这是安葬眼睛滋长眼睛的春天!

2

我用微薄的身体剥开浮肿的身体
剥开

围观疯人院的草垛
花丛


正在风湿的台阶上
总有一个双手向天的疯子领着一群疯子狂奔
叫喊--

谁举着脚趾陷进大地的中心?

3

远山很远
江湖扩张了远山的胸围

水脉沿坡峰滑下
巨石与云烟构思的

残景
不再回流

林中鹃鸟的悲啼
洞穿了千年前匆匆过客的骨骼

而我只不过是一滴飞向白帆的叶泪

4

多角度辐射众生的阳光
让我在拥挤的书房读到了一把火与一个王朝的
或上或下的温度

圆明园--曾经的镜片
碎在多少人的梦边?
隐居的断尾蜥蜴
以响尾蛇的方式

横过这个春天的路线
时不时抬头察看纸屑与瓦钵交欢的剪影

深藏史书的汉字又一次攀在我的指尖召唤回家的燕子

5

是谷物说话的时候了!
被雷电分割的乡下
在城市的裤裆里疼痛地缩小

犁铧四周的泥泞
我思念一生的种籽

正在聚集比原野更宽阔的绿芒
抑或比村庄更永久的生与活

我的笔在没有说话的瞬间仰望我亲爱的人

6

一只咬破春天某个角落的蚂蚁
经过一双雨鞋

已经经过谁也说不清的陷阱

一堆雨鞋压弯了大大小小的路面
--从春天的内部到春天的外围
暖流与寒流交汇的过程
是那样简单扼要

我一次次推开窗子
飞鸟一次次飞向高压电杆
飞向空悬的网


我将以渊石的位移姿势冷却无疆的泪眼

7

雨泡好了春天的河
风涮好了春天的山
花烧好了春天的梦

我是晾了许多春天的一块灰砖
依附在朝南的小城

依附在深长的巷子里
张贴在民间的喉管里

谁会在意上涨的江湖和纷纷上岸的泡沫?
谁会在背光而行的途中清点--

这个春天的裂片?

---2007年4月26日写于“南鹃居”

(原载<<中国风>>总第5期)

<<不必评论>>


不必评论
河流已经改道河流上的泡沫带走了秋天
残存的侧影

不必评论
多年前的那场雨雪 以及倒在路上发冷的
人群
偶然的城市或偶然的广场
流落的鲜血 总会有几滴
堵截了
呐喊的子夜


不必评论
曾有的夏日 曾有的自由的风--
它或它们的方向


(原载<<诗评人>>总第5期) 
 
<<纸>>

躲过一双手的白面书生
来不及与笔交流 这个光圈晃动的
楼台内外的
夏天
就被另一双手捏出汗水了

这是手心里的纸张 揩去了
大拇指高扬的
夏天
以及无名指划开的
不高不低的桌面

谁会在意正在褶皱的生活 那些一再
牵引白或黑的细节
谁会面对纸背 看见笔直的道路
看见了
道路抬起的白面书生


(原载<<草地>>2006年第2期)



<<树上的影子>>


一片到了秋天的叶子
在阳光的背后 以自已的血脉
握紧自已的心

面对这样的叶子
已经站在土边的我们 是否
想起躲在某个春天的几粒种子
是否,怀念某个夏夜--
起落的蛙声 萤火
是否,让移动的身体移回叶子

一大批到了阳光的叶子
将自已的影子
结在
枝桠上 将枝桠上的影子结在
我们的脚上

我们就这么打开眼睛 打开了
真实的眼睛
与真实的树木对话
与真实的叶子沉入
--沉入那些逼近土地的
真实的
阴暗


(原载<<伯乐>>2006年第5-6期合刊“江西60后、70后作家专号”)


<<滑下楼梯的纸片>>



一张纸片滑下楼梯
刚好挡了我上楼的视线

楼与楼之间
雨正在下着
那些一边推出窗子一边反射雨点的
玻璃
也刚好挡了我上楼的喘息

我从雨里晾出来
经过许多污湿的纸片

一张已经滑下楼梯的纸片
已经倒在我的脚背
已经缩小了多余的空间


(原载<<新城市诗刊>>总第15期)

《风吹着》

      。渭波 。

一只杯子
砌在你的书架 使你的房间
升起一帧中国水墨
足以包围过于干涩的你


——风吹着
风吹的杯子张口喊你
你却打量一群倒塌门边的树荫
你一直在你的位子上不断缩小自已


风吹着的光线被你的双手搓成另一只杯子
扣在你的脖颈上
像一朵树荫
绽放比你更高大的风景


(原载《岁月》文学月刊2008年第4期)



《山顶》


山已高了
山已很高了


有的树木在山下盘算山的根须
有的杂草上了山顶   拆了筋骨


山隐在一本书上
高了某个孩子的视野


山已不能高了
山空出了太多的云和云上云下的天


唯有那些爱飞的鸟
时不时用两片祖传的羽翼打捞深寒的风影



(原载《岁月》文学月刊2008年第4期)




《回程》(组诗)


《对弈》

你坐东
我坐西

白子浮起黑夜
黑子沉入白昼
座位倾斜烟和茶的神韵
包围与反包围
尽在不言中

为了一场持久战
你走你的路线
我用我的招法
指尖运筹对手的生死别离

这是一种祖传的游戏
常常隐藏难以捉摸的杀机
我们从小就学
学会就上瘾

胜负已定
重新摆过

这是祖先的遗训
我们永不为寇
我们就这么厮杀在茶杯里
烟雾里

一次次品味厮杀的过程

《花瓶》

花瓶站在台面上
炫耀站着的美丽
柳腰娥颈
很娇贵光滑

其实花瓶是一种瓷器
腹中空空
无血无泪

许多人喜欢花瓶
许多人把花瓶搂在自已的日子里
百读有味
玩弄千般风情

拥有花瓶的人不一定荣幸
失去花瓶的人不一定不幸
花瓶这种生活装饰品
没有真情

花瓶一旦跌碎
便无人问津

《走向远山》

我选定了凸凹的方向
被风踩烂的路
有祖先的墓地
有纠缠亡魂的荆蔓
有流逝的水声
作生与死的乐章

记得在一本线装古书上
我就读到了远山
那苍老的面孔
压叠着绮丽的梦幻
那是我最柔软的思想

我背负时轻时重时高时矮的日月
双脚迈些不规则的式样
漫长漫短地步入
风雨相切的方向

走向远山
我的心

坠在古版的腹腔
啼血

《汛期已经到来》

上涨的河
浑黄星散的村庄
橹影切水
影落

桨声溯源
声断


汛期已经到来
北方的岛
傲然如不朽的诗稿
向村庄辐射真理或预言的光芒

一只鹰高踞千仞之岸
俯视浩浩荡荡的世纪末
那阴冷的瞳孔
流出一场紧捏一场的风暴

为了风暴
在世界的隙缝里
缩小的落英
漂向北方的岛

(原载《星星诗刊》1993年第10期“青年诗人十三家”专栏)

总是生活在记忆的村庄




1



总是生活在记忆的村庄  生活在一块田地


一个锅灶  一粒米饭


这些不会消失的时光深处


直到我开口问路


直到我一再上路


直到我的头颅砌入群山


直到风雨撕裂了一页飘飞的诗稿



2



在瓦片盖着的光阴中


溪流抬着众多无名的山远行  弯下了


我一生的张望


我一次次亲近祖先的额纹 那汗珠依附的道道伤口


——那吻合了梯田  犁背  锄板  镰刀的伤口


那连筋带着的伤口


陷入泥土就是或生或死的根



3



把手举向千年未散的云烟


把脚伸过茅草群栖的陡坡


把仰视的目光横披在屋檐


我还在日暮途穷中掂量一个人与一群人的距离


一扇窗口与一张蛛网的高低


一场细雨与一朵野花的大小


在岩鹰飞起声声狗吠的另一种空旷里


我常常把自已搬进星空下的绿梦



4



我真切地看到塘边的棱石挤上皱了的路面


垒叠了一方阵痛依然的水脉


那是我祖父翻过峰梁的背影


那是我祖母放不下的针线


那是我父亲出山时回望篱笆的眼脸


那是我母亲洗衣时泻落的清泪


多少被伤痛融化的呼唤与应答 温暖与饥寒


仅仅是一瞬


不仅仅是一瞬



5



我爱世间美好的事物


我深爱给我莫明悸恸的村庄


锅台旁的一只碗 一双筷


都会令我怀念带着泥馨远去的亲人


童年的知了


少年的图书


季节的轮回或多变


已是打开后不再合拢的照亮心灵的


灯火



6



曾经的土墙塌在曾经的年代


唯有那些在瓦解过程中诞生的红蚓深入黑暗穿行


唯有临风而舞的稼穑衬托着柴门的高度


不老的天象浮现了不老的子夜和掌纹


都在许多相似的或悲或喜中同归于一滴泪


同归于谁也不可抛弃的尘土


同归于飘流的村庄



7



总是生活在记忆的村庄


总是生活在永远的过去


直到逼近刀尖的心与某些向下的石头游向深蓝的海


直到最后的几滴血被野风吹过了山


吹成了水


吹老了曾经或将来的村庄





2008613日写于“南鹃居”




(原载《谷风诗刊》2008年第2期。入选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的《2008年中国当代新诗选》)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   免费斗地主赢30元充值卡
2

评分次数

  • 韩胤丞

  • 李陆文学

哈,先占在沙发慢慢欣赏!欢迎主席到来!
早上好,作家朋友们,我来碧海港湾(www.bihaiw.cn)上班啦。http://www.bihaiw.cn
欣赏主席大作

向大诗人渭波兄学习
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你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
好牛的诗人!问好,碧海有你更精彩了!
我的心是水蓝天心的颜色,如果你的天空在下雨,我可以帮你撑把伞!欢迎来茶禅一味坐坐。http://www.bihaiw.cn/forum-56-1.html
遗憾,没坐上沙发呀
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你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
看到诗人来了 我的心里感到很甜美 因为我酷爱诗歌 可我写了几年也没有多少诗歌发表出来 我希望得到诗人朋友的真传 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 另外我有一个请求 您可在碧网上看到我发出来的一些诗歌 请您给把脉一下 请不吝赐教 署笔名师无边的就是我的诗歌
笔名:师无边  祖籍:山东荣成 身份:中学数学教师 诗歌爱好者 诗观:一曰写诗如做人二曰用心三曰美
热烈欢迎主席!虽然只是部分佳作,但也让人感受到主席深厚的功力哟!虽然不是全部作品,但感觉所写内容也很丰富。很多事很有情都可以入诗都可以用诗表达,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哟!每首诗不仅形象,而且哲理性强,读后让人深思,有所感悟。欣赏了。希望欣赏到主席更多的佳作哟!问好主席!
总是生活在记忆的村庄



总是生活在永远的过去



直到逼近刀尖的心与某些向下的石头游向深蓝的海



直到最后的几滴血被野风吹过了山



吹成了水



吹老了曾经或将来的村庄


伟大的作家来了,掌声在哪里,大家快给掌声,鼓掌的都发点银子!!
我的天空任你飞翔!你不飞白不飞,相约碧海港湾论坛!一起在这里交流进步吧!把作家的梦想进行到底!http://www.bihaiw.cn
象一阵清新的风迎面吹来,感受到一种陌生而亲切的诗风,欣赏好诗竟然是如此惬意的享受。
我是一匹狼,独行在陌生的人世间,长嚎当哭,遥念当归,把每一次的偶遇,当作唯一来珍惜。<a href="http://www.bihaiw.cn]
欢迎光临碧海港湾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您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我是诗专栏版主!
一些人
向上的手臂长了
向下的脚板薄了


这样的时代
酒杯碎在梯背
茶水浅在舌尖
落在身后的生活
来不及清理
夜就白了
昼就黑了


一种怎样深刻的寓意,一支怎样锋利如犁铧的笔,耕耘的何止是艺术……
欢迎光临碧海港湾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您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我是诗专栏版主!

给主席送花!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   麦当劳优惠券
欢迎光临碧海港湾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您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我是诗专栏版主!
喜欢纯文学网站:碧海港湾(www.bihaiw.cn)(www.bihaiw.cn)http://www.bihaiw.cn!我献身文学,完全出于对之一生一世的热爱!
3317
给主席送花!
月光雪 发表于 2009-7-29 18:11
你送的花真漂亮
笔名:师无边  祖籍:山东荣成 身份:中学数学教师 诗歌爱好者 诗观:一曰写诗如做人二曰用心三曰美
书者明理,诗者明心。诗境无疆,有心则缘。感谢碧海港湾的朋友们!
<<纸>>

躲过一双手的白面书生
来不及与笔交流 这个光圈晃动的
楼台内外的
夏天
就被另一双手捏出汗水了

这是手心里的纸张 揩去了
大拇指高扬的
夏天
以及无名指划开的
不高不低的桌面

谁会在意正在褶皱的生活 那些一再
牵引白或黑的细节
谁会面对纸背 看见笔直的道路
看见了
道路抬起的白面书生


纸,带给我们和承载了我们的确实太多太多。。。。。
我的心是水蓝天心的颜色,如果你的天空在下雨,我可以帮你撑把伞!欢迎来茶禅一味坐坐。http://www.bihaiw.cn/forum-56-1.html
欢迎主席来指导我们的工作!代表网友感谢您!祝你健康快乐!
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碧海港湾的每一个进步离不开你的热心帮助。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
谢谢作家诗人主席朋友来认真点评我的诗歌 您的意见很中肯很重要 这正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 我想有您这次点拨 我会在未来走出这样的窘境的 谢谢您 真诚地祝您健康平安快乐并有越来越精彩的作品问世以飨读者
笔名:师无边  祖籍:山东荣成 身份:中学数学教师 诗歌爱好者 诗观:一曰写诗如做人二曰用心三曰美
返回列表
| 帝舵手表 | 深圳男科医院哪家好 | 上海男科医院排名 | 鹰潭论坛 | android培训 | 嵌入式培训 | 我们结婚了 | 艾滋病试纸 | 处女膜修复 | 365源码之家 | 广州信用卡取现 | 武动乾坤5200 |皮衣 | moto_droid_x_me811 |酷酷下载站 | 广州信用卡套现 | 南昌天气 | 麦考林购物网 | 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