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碧海2011春天征文大赛”,美文作家签名书赠送进行中。。。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免费斗地主赢30元充值卡

母亲的青鸟

相关搜索: 母亲, 青鸟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事儿是真的呢?要知道我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傻孩子是不会说谎的,我可以在地上画一个圈,再往里面吐三口唾沫以此发誓,那只青鸟的确是从母亲的嘴里飞出的,甚至还在母亲的头顶盘旋了一下,这才飞到天边去的。
  既便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那是在初夏的田地里,大概接近黄昏的光景,满田蔫掉的庄稼正在黄金色的阳光下散发着灰白的死气。因为肚子饿得咕咕乱叫,我向一连挖了十几天水渠的母亲提出了回家的请求。一个季节滴雨未下,禾田干旱成灾,禾苗枯萎待死,母亲要引水灌溉。满脸满身汗碱的母亲已劳累不堪,每一次举锹都几乎跌倒,可她还要坚持一会儿。她气喘吁吁,趔趔趄趄,一边有气无力地拍实渠土,一边喜滋滋地对我说:
  “孩子,等我把这最后一段渠修完,明天我们就可以听见哗哗响的水声流进咱们的禾田了。”
  我是一个不大懂世事的孩子,这谁都知道。乡村里的人见了我都叫我“小傻瓜”,这称呼母亲可从来都不叫。母亲说让我再等一等,可我的肚皮越叫越欢,只好到近处的麦田里弄了几把酸溜菜用以充饥。我提着铁锹,头昏脑胀,两腿发软。酸溜菜酸得我呲牙咧嘴,我想母亲也一定饿了,就又摞了一把准备送给母亲。就在我重新爬上水渠时,我看见举锹扬土的母亲一个前倾,锹就随土脱手而出,而她一头扑倒在地。再爬起的母亲就仰面吐出一口鲜血……
  要是一个脑筋正常的孩子一定会跑上前去的,可我却惊呆了,酸溜菜也落在了地上。这时母亲又张大了嘴巴,奇迹就在这会儿出现了:一只青色的小鸟像是被弹出来的一样,从母亲的嘴里一条线般地抛向了空中,随后就扑楞楞地展开了翅膀,在夕阳的金色光环中优美地盘旋了一下,径直飞到天边去了,直至消失无踪……

  母亲是在乡人熬制的一碗鸡汤之下苏醒的。母亲身体异常虚弱,脸色苍白,微微睁成一条缝隙的眼睛——眼神呆滞。乡人喊她的名字叫她回答,可她像没听见一样。这时的我虽然心里着急,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有傻呆呆地望着的份儿。等外出归来的乡村医生到来已是夜半,他拿出各种器具准备为母亲打针时,我母亲却从昏睡中突然苏醒,她一反刚刚的状态,从床上简直就是一跃而起。没有人能按得住她,她光着脚丫跑向了屋外的黑暗……
  初夏的夜半,乡村的灯火早已熄灭,狗吠声在黑夜中由近及远。凉风习习吹来乌云下起了初夏里从无仅有的第一场小雨,雨水从空中浇下了尘土,满带着泥水的腥气笼罩了我们的村庄。等我追赶出街巷,母亲早已像那只青鸟一样,在夜色里淹没了踪迹……十几岁的我大声呼唤母亲,一个人闯到无边的黑暗里寻找母亲。我的嗓子喊哑了,衣衫也被树木和栅栏刮成碎片,可哪里能找见母亲的踪影,无助的我只有蹲坐在夜晚的雨水里哀伤地哭了……

                                                      二

  我是不能没有母亲的。苦苦等待了一天一夜,母亲还没有归来,我不得不背起一小袋玉米走向了邻人家,我准备求这位头发花白心肠很好的老太婆为我做下一袋子玉米饼,我要上路去寻找母亲。
  老人摸了摸我乱糟糟的头发,对我说:“孩子,你娘她是累着了,回娘家住几天就会回来。”
  “可是我娘她根本没有娘家呀,她的父母早就死去了”,我说:“我的娘是去寻找那只青鸟了……”我就向这个没了牙的老太婆说明了一只青鸟从母亲的嘴里飞走了的事实。老人听了,惊讶地望了望我,后来她就拉起我的手,我背着玉米饼和她一同向雨后清亮的田野走去。
  “孩子,也许是你看错了。你瞧,刚才这只燕子从我的头顶飞过,你眨眼睛的时候,就以为它是从我的头顶钻出来的,这就是错觉。想想看,一只鸟怎么会从人的嘴里飞出来呢……”
  我眨着眼睛想了想,觉得老太婆说的话有点道理,可是那只青鸟真的是从母亲的嘴里飞走的,这和鸟从头顶、脸边掠过的情景绝然不同。虽然我是个傻子,但我的眼睛欺骗不了我。要知道那整个过程都是我亲眼所见,并且那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它通体的颜色和它飞翔的姿态……它甚至具有着精灵才有的美和灵动,它的鸟鸣只有老天爷才听见过。
  提起了鸟鸣就又让我想起了属于母亲的技艺。偶尔在劳动的空余,母亲会拉着我到树林里采摘野果。这时母亲总是兴高采烈,她会伸展开因为劳作而弯曲和衰老的身体,这样,春天的旋律就回到了她的身姿。她轻盈地旋转开来,像一只天鹅见到了湖水那样兴奋地嘻戏。随后母亲就开始模仿各种鸟叫哄她这个傻孩子。那么多种类的鸟叫此起彼伏,波澜涌动。如果我不是眼见着这些声音来自于母亲,我还以为是百鸟在林间召开盛会。……那肯定是一只神鸟在母亲的肚子里潜藏了多年,最后却不小心飞走了。而母亲是不能没有那只鸟的,因此母亲就去寻找青鸟了,而我是不能没有母亲的,所以我要去寻找母亲,寻找青鸟。
  老太婆劝阻不了我,无可奈何地说:“你这孩子真是个傻孩子。”
  我就向老太婆挥手告别。老太婆又喊我站下,最后指了指西方,说:“那你就朝西边的方向去吧,也许在那里能找到青鸟,找到你的娘……”
  我想了想,就朝西边行进了。

  傻子之所以傻,就是因为他喜欢一条路走到黑。我扛着一袋子玉米饼,穿过田野,路过水渠,嘴里唤着我的母亲。路过水渠时,我还依稀见到了那滩被小雨冲刷得仅剩下些许红色游丝的母亲吐出的血。禾苗没有因为一点细雨而改变枯黄,依然无精打采地黯然伫立。水渠两边的田地里是劳作着的乡人,他们咿咿呀呀地唱着歌谣,一点也没感觉到丢失了一个人的悲伤,前些天母亲还在他们中间与他们一起劳动。
  这时我想也许母亲惦念田里的禾苗会跑来引水灌溉。我就冲着他们走上前去,我问一个红鼻头的男人,他正在为禾苗捉虫,我说:“你看到过我娘吗?我娘是不是来过这里呀?”
  红鼻头抬头见到是我,就召唤几个男人过来,随后笑嘻嘻地说:“原来是‘小傻瓜’,你问我有没有见过你的娘是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红鼻头说:“这下你可找对人啦,我刚刚还看见你娘在禾田那头——”他指了指走过来的一个秃顶男人说,“对了,就是他,刚才你娘就是和他在一起了,他俩在禾苗底下哎哟哎哟地叫。”
  我就知道他又在撒谎,又在拿我这个傻孩子取笑。他们背着母亲总是说和我母亲睡觉的事儿。我不再理他,转身走掉了。
  每次他们其中的某人被指明和我母亲睡过觉时,都会兴奋不已的,可这次没有,秃顶男人这会儿正捡起土块向红鼻头砸去,说:你他娘的才和她睡过呢。俩人追追打打就路过了我的身边,再奔向前,一群鸟就被惊飞起来。看到鸟我又想起了那只青鸟,我赶上前去唤住秃顶,问他是否见到过一只青鸟,并告诉他那只青鸟就是从这条水渠上从母亲的嘴里飞走的。秃顶男人听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声说:“听见了吗?他可真是个地道的‘傻子’!”
  我甩下他们,继续前行,来到了母亲带我采野果的树林。这个季节野果还没有生长出来,树木间只有杂草和青翠的树的枝叶。晴好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照到我的身上,把我照得斑斑驳驳的。我抬头望一望树上的鸟窝,倾耳听一听鸟的鸣叫。这些鸟叫都不如母亲学叫的好听,可母亲却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原来母亲摘到野果一颗都舍不得吃,全塞在我的嘴里。想到这儿,我的眼睛就模糊了。这时一只小鸟从我眼前飞过,飞翔的姿态极像那只青鸟,我赶忙擦干了眼泪望过去,原本是只蓝背鸟。我垂头丧气,泪水又流了出来……

                   三

  这天晚上我就在这树林里睡下了。我不想回到家中,没有母亲和亲人的家让我更会感到难过。在树林里就好些了,这里不仅有小鸟为我做伴,而且我还有可能见到那只青鸟。我枕着清香的青草,听见露水和星星落在我身上,我甚至还有幸听到了一只小鸟半夜里熟睡时说的梦话。这一切都有趣极了,让我暂时忘却了没有母亲的孤伶和寒冷。
  不知什么时候,我被一只手的抚摸而唤醒,睁开眼我就看到了母亲,母亲慈爱的微笑阳光一样洒在我身上。我一下子坐起来,扑到她的怀里,泪水流得满脸都是。我说娘,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母亲就笑了,说我怎么会舍下我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呢……
  我说:“娘,你把那只青鸟带回来了吗?你是不是去找那只青鸟去了呵?”
  母亲抱起我,说:“娘是去找那只青鸟了,娘想把它抓到,可却怎么也捉不到它。那只青鸟飞呀飞呀,把娘领到一个青色的大森林里,那里什么都是青色的,太阳、月亮还有土地都是青色的。那里的地上全是荆棘,走一步都扎满脚的刺……树上盘的都是青蛇,芯子吐得长长的,老虎和狮子张牙舞爪,鹰和乌鸦飞来飞去……再往里走,就是青色的大火像火山一样把森林烧着了……娘想唤那只青鸟回来,娘也就回来了,可是青鸟还是往前飞,就是不回来……”
  “娘,那你到底捉没捉到它呀?”我问。
  母亲乐呵呵地说:“没有,娘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连它的一根羽毛都没捉到。可是我的孩子会捉到它的,只要找它回来,娘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我还想说什么,就眼见着那只青鸟从天空飞来了,在母亲和我的头顶盘旋不去。我就高兴起来,叫母亲不要出声,我要像捉蜻蜓那样把它捉到。我一站起来就给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头跌倒了……跌倒的我就看不见了母亲,也不见了那只青鸟,眼前浮现出的是睡前的那片树林,漆黑的夜空正笼罩着它。我咬了咬嘴唇,知道刚才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心里难过极了。我想母亲是跑到那个青色的有着毒蛇和老虎的森林里去了,那里太可怕了,母亲太可怜了,我一定要找回那只青鸟来,母亲说过只有我才能找到那只青鸟,我的信心就足极了。我怀揣着这个感动我的想法,温暖地重新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又上路了。那个老太婆告诉我那只青鸟和母亲也许在西方,我就一直朝西边走去。对了,在和我挥手告别的那会儿,这个好心的老太婆还对我说,她小的时候也曾听说过世上有这么一种鸟,浑身青亮亮的羽毛,叫起来声音和笛子吹的差不多。可那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那是一只天堂鸟,它是从天上飞下来,在人间嘻戏一阵儿,又会回到天上去的……这话和梦中母亲说的虽然有出入,但也有相似的地方,这是我这个笨得要命的脑袋想不明白的。世间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样的东西,这个人见了说它是扁的,可另一个人见了就说它是方的,谁又能弄清其间的道理呢?
  我一边走,一边逢人便问青鸟的事儿。然而这一路上,我遇到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他们大多数都不耐烦,挥挥手叫我这个小傻瓜快点滚开,他们以为我这是傻透腔了。有一个乞丐,他仿佛对我的话很感兴趣,听我说时他的眼睛却盯着我肩上装玉米饼的袋子,后来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知道青鸟在哪里,并自告奋勇地替我扛起袋子领我前去。我当然兴奋不已了,一个劲儿地夸他真是个好人。可就是这个好人,在我去壕沟里方便一下之后,出来再找他就找不见了。剩下的日子我只好讨饭过活。
  关于青鸟的事儿我还闹了好多笑话。比如那天我经过一个村庄,有一位热心的妇女听说我在寻找一只青鸟,就把我领到村头的河边,用手指着河上的一群白鸭子中间的一只黑鸭子,告诉我它就是青鸟,村里人都这么叫。我听了就笑弯了腰。还有一次,一个白胡子老头心地慈善却耳朵背,误把“青鸟”听成“青椒”,结果二话没说,到田地里为我摘来满满一筐,还一再嘱咐我尖尖的是辣口的,圆圆的是脆甜的……
  那一天,我走着走着,天就黑下来。隐隐约约的,我看见一个扛着几条狐狸走过来的汉子,他的模样让我想起了我死去多年的父亲。当我迎上他问他青鸟的事儿时,他就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他见过这么一只鸟,和我说的一模一样,连鸟叫声他都学得惟妙惟肖。我急切地再问他在哪儿见过时,他挠了挠脑袋,遗憾地告诉我他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在山上,也许是在他家前面的树林里。令我惊喜不已的是他还谈到了我的母亲。他说那会儿他正在举枪打一只野狍,就看见一只青鸟从他的眼前飞过去了。起先他还没怎么在意,可那只青鸟飞到狍子的头顶上就不再往前飞去,而是停留在狍子的脑际盘旋起舞。后来他就看见一个光着脚的女人从后面轻快地追赶来,路过他的身边时还回过头来向他笑了一笑呢……
  这个黑脸膛的汉子形容的女人和我母亲相差无几。我的心里像揣了一只咚咚作响的鼓,我连连问他:“那后来呢?后来?”
  “后来?后来这个女人就把我的好事给搅了,她一跑过去就惊了我枪口下的狍子。哎,那只狍子可是刚啃过春的狍子,肥着呢。”
  我说:“我问的是那女人,她到哪儿去了?”
  汉子恼了,说:“她到哪儿去我怎么知道,我也只不过是见她一面而已,她又不是我的老婆。”
  我的眼泪就在眼圈打转了。
  汉子不耐烦起来,欲转身离去,我紧走几步跟上了他,我说,晚上我能在他家里借住一夜吗?他向我诡秘地一笑,说,好呵,我可是孤单多年了,有你这个崽子和我做一晚上的伴也好。
  我和黑脸汉子一前一后,就来到他的家。这汉子的家狭窄得可怜,昏暗暗的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霉味儿。
  我就在他的身边席地而眠。可等我睡到天明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了一片茅草荒芜的坟茔地里,一只食尸鼠还啃坏了我一根脚趾呢。


                                                   四

  遇到那群小孩子是我上路不知多少天或多少年之后的事儿了。那是一些和我一般大小的孩子,他们从后面追赶上我,气喘吁吁把我围到中间,其中一个稍长一些的和我一样流鼻涕的孩子指着我说:“你是在寻找一只青鸟吗?”
  我点了点头。这家伙就嘻嘻笑了,说:“我这儿刚用弹弓打到一只,你想不想看看?”
  我听了,心里忽悠一下,手和脚都抖起来。
  这家伙唯恐我不信,他指挥一个黄毛小孩叫他把装小鸟的袋子拿过来,然后从袋中翻出一只鸟来。我远远的看见,人就傻了,那正是一只青亮亮的小鸟,可是它已经死掉了,双眼紧闭,翅膀散落……
  我把手伸过去,被他一下挡住。这家伙嘻皮笑脸地把青鸟重装回袋子,对我说:
  “想要这只青鸟吗?这不难,只要你像狗那样从我们每个人的裤裆底下爬过去,再学几声狗叫,我们就把这只青鸟送给你!”
  那会儿我是多么急切地想知道那只青鸟是不是母亲的那只呀,我就弯下腰去,像狗那样跪爬在地,从他们这些孩子臭气醺醺的裤裆底下爬过去。这些孩子十足的坏,变着法的为难我。有时候我刚把脑袋钻过去,他就把两腿合胧了,让我进不去又出不来;有时候又趁我没爬过去时把小鸡鸡掏出来,尿我一身臊尿……

  等我钻完最后一个,我就感到我的头发白了,胡子也白了,特别是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是的,我感觉仿佛是一拨孩子戏弄我,其实是很多年的很多拨。只不过这些一般大的孩子使用的都是这一个办法。他们总是说自己打死了一只青鸟,只要我想看,就让我钻他们的裤裆。可他们的青鸟却都不是什么青鸟,用水冲冲就知道,那几乎都是把麻雀或者燕子涂了钢笔水或者青漆而已。这个骗人的方法我都快经历一百次了。我有时候也怀疑他们是在骗我,然而我一旦看见他们手里拿着的青鸟,我的心就忽悠忽悠的,我就把什么都忘了。我想,万一那是一只真的青鸟该怎么办,那可是我朝思暮想历尽艰辛寻找的鸟呵。
  当我的胡子越来越长的时候,我钻这些孩子的小裤裆就很费劲了。我的身体比他们高得多,趴下的时候跪爬根本爬不过去,我就只好像虫子那样一点一点蠕动着爬过他们。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在我还没长胡子的时候,有一次,一个长着满头秃疮的孩子突发奇想,让我吃一口他屙下的屎。没有办法,不吃他就不给我那只青鸟,我想我还是吃一口吧,吃一口屎又有什么呢,最重要的是用这能交换来我想要的东西。
  我吃屎的时候,这些孩子笑得像风吹的稻草一样,眼泪都笑出来了。我接过他的青鸟,我也笑起来,也把眼泪笑了出来……
  就这样,在这之后的一路上,我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只“青鸟”,虽然它们没有一个是我想要的,都是一些死掉的麻雀和燕子,但我还是一一把它们埋葬了。我把它们的坟挖得深深的,以防猫狗吃到它们,给它们的身上盖好树叶,再细心地埋好。
  而我真正想找的青鸟,却从不让我找到……


                                                   五

  我风餐露宿,肮脏不堪,在日月轮回和四季更替中踽踽独行。经历了无数的村庄,也不知道走了多少里路……我的食物和衣物都是朝路过的村庄索要的,没有房子可以遮蔽风雨和寒冷,我就合衣随便睡在路上。有时候半夜里的雨水会把我浇醒,我抬头望一望张牙舞爪的雷电,再环顾一下狰狞的漆黑不见五指的四野,我就害怕极了,就会想到母亲。只有她才会给我安全的庇护和温暖,为我遮风挡雨。我的泪水又像满世界的大雨那样哗哗流淌。我失声的大哭也许会被魔鬼听见……
  有一回我讨饭时敲了恶人的门,结果那个满脸横肉的恶人指使他家的大黑狗咬我。那只狗足有牛犊子一般大,吼叫声都嗡声嗡气的,它像老虎那样一头扑来,就咬坏了我的胳膊,把我的一大块肉扯下来吞吃掉了……我疼得当场昏过去,等醒来时见自己被丢在野外的壕沟里,满身都是鲜血……
  那块伤疤腐烂了整个夏天,招来了无数的苍蝇围着我上下飞舞。我因为炎症而高烧,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像只猪那样趴在一块田地的篱笆边上,时而清醒,时而昏睡。昏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母亲和青鸟的影子。梦中的母亲和我做的都是些高兴的事儿,一点儿也没有嘲弄,欺骗和欺侮。我也干干净净,衣服穿得整整齐齐……
  我以为那次我会死掉,我还为没人给我收尸而感到了难过。可谁能知道我的命这么硬,我竟能一点一点地挺过来。这也许和我不想去死有关,死神一旦光临我,我就拚命睁开眼,然后稍有知觉就往前爬一爬。没有吃的,我就逼迫自己摞身边的青草吃。那些不知名字的草又苦又涩,我咽下它们有时也是为了刺激一下自己已麻木的神经……我想活着,因为我还有愿望没有实现,我还没有找到青鸟,找到我的母亲呵……
  这件事儿后来被一个老郎中知道了,他戴着老花镜查看了一下我胳膊上的那条比巴掌还大的伤疤,感到了非常的惊奇。最后他神秘兮兮地和我说,我能活下来的确是个奇迹,这可能和我乱吃青草有关,因为:那没准是救人性命的药材呢。
  但这次遭遇却让我的这只胳膊残废掉了。

  因为我的不断行走,远近的一些村庄都知道了我这么个人,知道有个老傻子在寻找一只狗屁青鸟。而且他们还知道我福大命大,因此赶上哪个村庄有生小孩的喜事和死了人的丧事都要叫上我。一方面是为了给喜宴和丧宴增加点笑料,另一方面还可以显耀一下主家的慈善之心,也算做积德求安了。当然,我是不会白吃人家饭菜的,我搬桌子刷碗、抱柴禾烧火,一刻也不闲着。
  这样的场面见多了,我就知道人的出生和死去是怎么回事儿了。其实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死去,就像鸡和猪生下来是为了被人吃掉一样。人活着时什么都是美的,死去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都不是你的了…… 有时候孩子生下来,父母欢喜的不得了,管孩子又叫心肝,又叫宝贝,可等父母老掉的时候,孩子烦恼的不得了,叫他们的父母说老不死的。父母终于死去了,他们却装成哭天抹泪的样儿。人世间的事儿很多都自相矛盾,叫人看了觉得可笑又可怜。
  人们和我越来越熟,我也就忘记了饥寒的烦忧。大人骂我几句我就嘿嘿地朝他们笑上一笑;孩子们追我打我,往我身上吐唾沫,我就使劲快跑,把他们落在后面。我不和他们一般见识,这样我就安全了,我想我活着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取笑,而是要做我该去做的事儿。
  也许现在你们还能听到关于我这个老傻子的笑话,说我追赶一只兔子,慌乱中兔子的头上顶了白布,我追着追着正好遇到一家死人奔丧的,就去问他们是否见到了一只顶了白布的兔子,结果挨了一顿胖打,并教训我说以后再见人家办场面的事儿要跟着哭……说我下一回就遇上了一家小娃子出生,我想起了教训,赶忙跑去大哭一场……。  这笑话就是笑话,是他们编出来取笑的,其实根本没这码事儿。


                                                   六

  还有一件事是我没齿难忘的。记不得那是我多大年龄发生的事,那天的雨下得真大,黑色的乌云把天和地罩在一口黑锅里了。雷打得也凶,一道道激光般的闪电把黑锅撕开裂缝后,雷公就轰出一个个巨大的炸雷,把人的脑袋震得嗡嗡直响。原本天还晴亮亮的,谁又能预料到呢?正走在荒野里的我顿时惊慌失措,四下暗得像要发生什么灾难,雨随即似洪水一样从天上倒下来,风雨冲灌得我东摇西晃,眼睛根本睁不开来。我借着闪电的光刚想跑到一片树林里去,却眼见着一个炸雷劈在树间,一棵一搂多粗的大树“喀嚓”山响,一分两断,随之腾起的一个蹦蹦跳跳的火球借着风势飘忽而去……
接着,像连珠炮弹一样的巨雷又接二连三劈倒了几棵大树,有一个雷甚至就在我的头顶炸开了,直打到我的脚跟,我都感到满是雨水的地皮在微微颤抖。丢了魂魄的我赶紧给老天爷作揖,给雷公磕头,让他们饶了我这条一文不值的命。人们都说榆树村的张三被雷劈糊了,是因为他的不孝;王村的王二被雷劈碎了,是因为他作恶多端。可是我这个头脑愚钝的傻子却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呵,我的心地不敢说像菩萨一样善良,可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哎,说也奇怪,我这么一祷告,雷公就像真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再打雷就离我远远的;雨也长了眼睛,我周围的雨也小了许多。老天爷也心肠软,他不想吓唬我这个没本事的人。
  雨再小些,天也亮了一些,我走到了一座村庄的附近。路过一个囤粪池时,我就听见有人在呜噜呜噜地呛着水呼救,低头一看,原来是有人掉到满是雨水的粪池里面爬不出来了,粪池四岸的黄泥稀溜溜的,根本没有抓手。再仔细看,我乐了,这个掉在粪池里的人正是让我吃他屎的那个秃疮头。我把拄棍举起来,秃疮头往后躲了躲,他以为我要用棍子打他呢。池水已淹没到他的嘴边,他一窜一窜地尽力向上,可粪水还是一口一口地灌到了他嘴里,看起来他在池子里呆的时间不短了,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滑到水底去。我把拄棍伸到他的面前,示意他抓住,他迟疑地看了看我,就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是没有想那么多的,只想帮助一个不小心掉在粪池里的人爬出来。但这件事被秃疮头的娘看得很重,当我背着吐瘪了肚子的秃疮头来到他的家里,他娘除了抱住他粪水兮兮的儿子好一顿哭骂,接着就温了一缸的水,从头到脚洗了拴住(秃疮头的小名),回头又叫我洗澡。我那时已是一铁锹高的人了,自从母亲离我而去后再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对拴住娘的好意我先前还怯生生的,拴住的娘说:
“你这孩子救了我家拴住的命,你以后就是拴住的亲哥,要是没有你,我还哪来的儿子,你救了我儿子,你以后也就是我的儿子,你哪也别去了,咱们今后就是一家人。”
洗完澡的拴住又有了精神,冲他娘喊:“可他是个傻子……”
  他娘说:“闭嘴,不许你以后再叫他傻子,他是你的恩人知道不?”
  我躺在温水缸里,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我想,有娘的孩子真好,可以用这么温的水洗澡,还能在房子里住,我看着拴住的娘正细心地给他的秃疮头上缚药,她的姿势那么熟悉,我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那一晚上,我睡在温暖而干净的散发着皂香的被窝里,那滚烫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把整个荞麦枕头都弄湿了。

  在拴住家的那些天,我想我真的不走了,我看着拴住娘慈爱的目光,穿着洗过的衣服,吃着热乎的饭菜,我什么也不想了。拴住和我的命运一样,是从小没有爹的。白天,我帮助拴住的娘去地里干活,我笨手笨脚虽然干不了什么细活,但还有些笨力气,给拴住娘扛扛搬搬,看马放牛。拴住娘说我比拴住强多了,拴住天天只知道打鸟下套,招猫逗狗。在拴住娘的庇护下,拴住对我也不理不睬,但他的嘴巴并不老实,总半睁半闭着眼睛对我说:“你还真想在我家住一辈子啊?”
  我是不在意拴住说什么的,啥样的话我听得都多了,只要拴住娘对我好就成。
  拴住娘真是好人,她说了就算,她说对我像亲儿子一样,就真对我像亲儿子。她看拴住把菜碗里的肉都挑走了,就帮我抢着往碗里夹,一边骂拴住是个臭小子,不干活还挑肥捡瘦的。有一次我的手给锤子砸破了,拴住娘赶紧找来酒和棉布帮我包扎。拴住娘划一根火柴把酒点着,然后含在嘴里朝我的伤指喷了又喷,我看到眼里就产生了错觉,我想起从前母亲也是这么为我处理伤口的,就禁不住破口喊了一声娘,拴住娘随口答应了一声,这才抬头看了看我,说:“你刚才喊我什么了?”
  我恍过神来,说:“没喊什么……”
  拴住娘笑了,自言自语说:“这傻孩子还蛮懂感情的哩。”
  快到过年的那些天,拴住家也和所有的人家一样热闹起来。拴住家因为没有主事的男人所以就不是很富裕,但拴住娘还是把节日搞得象模象样。墙上贴了新鲜的年画,又买了几斤肉包了饺子,还用鸡蛋换回了一小挂鞭炮。可是就在大年初一那天,拴住娘和拴住都兴高采烈的时候,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别的,我看到了拴住穿的一身崭新的衣服和一双鞋子,我看到拴住和他的伙伴穿着新衣服和新鞋欢天喜地、前呼后拥,而我呢,还是那身旧衣服,只是多了两块新补丁,我的心里就紧了又紧。我想起我母亲在的时候,每到过年我都会和拴住和伙伴们一样有新衣服穿,母亲对我说,只有穿了新衣服才叫过新年……我放下了手中的鞭炮,脑子里乱七八糟。
  后来,那只被我忘记好久了的青鸟又来到了我的脑海,我想拴住的娘就是拴住的娘,她总不是我的娘,我还是该找自己的娘去,就悄声地走出了拴住的家门,走出了这个正热热闹闹过年的村庄,我听着鞭炮声声辞旧岁,而我又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向了我的流浪。

                                                  七
  是的,我这么一走又不知多少年过去了。行走已经使我忘却时间了。我记不得今天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岁了。当有一天我朝一位在草原牧羊的人叫爷爷的时候,这个醉醺醺的牧羊人笑了,对我说:“你的年纪都快有我一般大了,怎么还叫我爷爷哩?”
  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感觉是和这个牧羊人的差不多长了。我的脸红起来。不管走了多少时日,在我傻乎乎的脑海里以为自己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对母亲的记忆一如旧日。我还惦记着母亲没修完的水渠,那些禾苗枯黄待死,而我的母亲还没有听到哗哗响的水声欢畅地流进田地。
  既然我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大,我也不再拘紧,和这个老人触膝躺在了一起。我们像两个诗人那样谈起了世事。
  我说:“我寻找一只青鸟都快寻找一辈子了,也没找到。”
  牧羊人说:“这和我岂不一样。我放了一辈子的羊,可这无数的羊里也没有一只是我的。”
  我说:“这不一样呵。你瞧你每天都守着羊,羊是你的和不是你的有什么区别呢?”
  牧羊人乐呵了,说:“这么说的话,你那只青鸟不也每天都在你的心里飞来飞去的?你找到它和找不到它又有什么不同呢?”
  这话让我的眼睛亮了一下。是呵,这么多年的每一天晚上我都能梦见母亲,母亲还是老样子,给我洗衣做饭,领我去田里做活,去树林时采野果,为我学叫鸟鸣。她甚至每晚还抚摸我的头发、脸和身子,替我驱赶蚊虫,而且唱起歌谣给我听……
  想到这里,我就糊涂了,我问牧羊人:“那么到底母亲是离开了我还是没有离开呢?”
  牧羊人说:“那也只有你自己知道喽。有的时候我的羊群丢失了一只羊我也会认为它真的丢失了,因为它会被狼吃掉的。然而我又一想,羊被狼吃掉之后肯定会变成粪的,而粪会滋养青草,青草又被羊吃了,结果羊又生下了一只小羊,我的羊不就又回来了么?”
  我听了这话觉得仿佛自己明白了一些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听明白。我忽然感到肚子又咕咕乱叫了,就起身与这牧羊人告辞,准备去不远的村庄讨一口吃的。


                                                 八

  然而那只青鸟真的出现了。在我与牧羊人相遇之后的不久,我的风湿病差点要了我的命。就在那个秋天,有一天我正坐在一个村庄外的枯草地晒太阳呢,那只我一打眼就能辨认得出的青鸟从我头顶飞过了。有的时候,一件你盼望了许久的事终于发生时,你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我就是这个样子,当心砰砰直跳的我揉了揉昏花的老眼,定睛再瞧时,我的心就跳出喉咙来了。这正是我寻找快一辈子了的那只青鸟呵……我下意识地咬了咬舌尖,感到自己并不是身在梦中,这件事儿真的就来到了……
  我不知道它从哪个方向飞来,也不知道它注意没注意到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子。我跌跌撞撞尾随它而走,我心里一万遍祈求佛爷保佑,别让这只小鸟再飞得太快太高了,否则我这快死了的老头子只有顾影自怜的份儿了。
  说也奇怪,这青鸟真的仿佛有佛爷牵领,它不高不低,就飞在我的头顶前方,不快不慢,刚好让我的脚步跟得上它。当我走不动了,气喘吁吁地不得不坐下歇息,它就会落在我的不远处,安静地呆上一会儿。夜晚来临,年老体衰的我还要睡上一觉儿,醒来时看见它还在离我不远的枝头停留。
  现在我忘却了捉到它的心思,我和它甚至像俩个默契至极的老朋友,它飞在前,我走在后。我抬头望望它,它就盘旋一下,低头看看我。它飞翔的样子迷人极了,比任何舞蹈都要优美;它青色的羽毛更是亮丽如洗,长长伸展,轻轻舞动,没有一点污迹和杂色,没有什么比这羽毛更完美的了。而它的叫声又是怎样的动人呀,那绝对是天籁的声音,每一声啼叫都让我这老头子心颤哩……它一旦朝我叫一叫的时候,就好像是在为我鼓劲呢,让我在最疲累的时候又能平添力气和勇气,跟着它走下去……
  不知走了多少个日子,我只感觉秋天的树叶落尽了,冬天的雪花漫天飞舞了……寒彻的风吹得我东倒西歪,而积雪又校正了我踉跄的脚步。这些我全然不顾,我只知道行走,我隐约感到这只青鸟是引我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对我一定很重要,这是佛爷的手安排的好事。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我打了个呵欠,两颗泪水洗刷了一下我老浊的眼睛,在我抬头寻望的时候,我惊呆了……
  眼前不是别的,是生我养我的村庄呵……
  它的面目已有改动,但我还是认出了它!我的母亲和我就是在这个村庄生活的,我又是十几岁时从这个村庄出走,去寻找那只青鸟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是往西走的,走来走去迷了路,就再也没有走回过家来……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家了……
  可是我又看到它了,母亲修过的那条水渠,那片生长着野果的树林……这一切都历历在目……我衰老的双膝在这个时候软了下来,我就一头跪倒在地……

  一位衰老得不成样子的老人走了过来,她颤颤巍巍地在我的面前停下来,用一只枯木手指按了一下我的脑袋,说:“这不是‘小傻瓜’吗?怎么也老成一个小老头了。”说完就咧开没牙的嘴笑起来了。
  我认出她来,她就是送我上路的老太婆。我含着老浊的泪也笑了,说:“老太婆,你都快有一百岁了吧?”
  老太婆抿了抿嘴,她的耳朵已经听不到我的声音了。她又像送我上路时那样拉起我的手,说:
  “你这孩子倒没有傻透腔,年老了还知道回来……当年你走的时候我还后悔呢,我不该让一个傻孩子离开家…… 事实上,你娘她从来都没离开过咱村庄,也没有让什么青鸟蓝鸟的领走,噢,现在我就领你去见你的娘……”
  我听了,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问:“这是真的吗?这……”
  老太婆说:“树叶早晚有一天是要落在根底下的,人也一样,瞧瞧,这‘小傻瓜’都走丢几十年了,老了不还是要回到娘的身边么……”
  我这才明白,那只青鸟是真的被我找到了,母亲说的没错,只要找到那只青鸟它就会把我的母亲还给我的……
  走了不很远的路,在一片杨树林里,我就看到了母亲,我的完好无损的母亲,她正安静地在一座高耸起来的坟墓下面瞧我呢。我一来到她的身边,她就向我召了召手,让我也进到里面去,让我像童年的孩子那样坐到她的身边。我望着母亲嘴角还有一点残留的血迹,我知道那是在修水渠时母亲吐出的血,就伸出手为母亲擦了一擦。这样我就又回到十几岁的年纪了。
  这时,那只青鸟不知什么时候又飞来了,它落在一棵杨树的枝头大呼小叫,我想它一定是为我找到了母亲而高兴呢。


                              谨以此篇祭奠给与我生命的母亲,愿您在天之灵安息
                                                 ——海勒根那
旧小说,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这么说的话,你那只青鸟不也每天都在你的心里飞来飞去的?
不错的小说!
欢迎新朋友!用第一人称让人感觉真实,好像不是在看小说一样,能够深入内心打动人。欣赏。加精了。
问候来迟,支持下!
喜欢纯文学网站:碧海港湾(www.bihaiw.cn)(www.bihaiw.cn)http://www.bihaiw.cn!我献身文学,完全出于对之一生一世的热爱!
海勒根那是谁,真挚感人!好牛!
海勒根那是谁,真挚感人!好牛!
笔名:师无边  祖籍:山东荣成 身份:中学数学教师 诗歌爱好者 诗观:一曰写诗如做人二曰用心三曰美
这么说的话,你那只青鸟不也每天都在你的心里飞来飞去的?
玛瑙的心事 发表于 2009-7-5 10:00
青鸟的心事我不懂,玛瑙的心事我还不懂。
欢迎新朋友!用第一人称让人感觉真实,好像不是在看小说一样,能够深入内心打动人。欣赏。加精了。
邓丽星 发表于 2009-7-5 21:21
有斑竹赞赏,海勒根那开心着呢。
海勒根那是谁,真挚感人!好牛!
快乐第一 发表于 2009-7-10 03:10
是谁呢?我想想啊.......
文笔精彩 故事感人  欣赏了
dsrswb@163.com 发表于 2009-7-10 08:40
愿与师无边同游碧海
充满神话的色彩是对母亲最好的礼物,这篇小说有尝试新写法,有点实验小说的味道。问好大作家。
儿子好孝顺,母爱孕育出的天才少年,还是尊老敬老的模范呢。
每一次的原创,都让我感动万分。欢迎光临碧海港湾网http://www.bihaiw.cn,一起学习一起开心!请多多发贴支持,多谢大家!
你的小说好精彩,有一种触动心灵的东西,看来我的文字在这里是苍白的,只好欣赏又欣赏!
返回列表
| 帝舵手表 | 深圳男科医院哪家好 | 上海男科医院排名 | 鹰潭论坛 | android培训 | 嵌入式培训 | 我们结婚了 | 艾滋病试纸 | 处女膜修复 | 365源码之家 | 广州信用卡取现 | 武动乾坤5200 |皮衣 | moto_droid_x_me811 |酷酷下载站 | 广州信用卡套现 | 南昌天气 | 麦考林购物网 | 官神